Fly me fo fhe moon

回避一条狗

       在我还上幼儿园的时候,我们家以前养过一条德国牧羊犬,叫黑虎,我们家人基本上都很喜欢它。我们待它如亲人一样,直到我们的要搬到新房子去,就把它送人了。亲人是不会就这么说离开就离开的,但我们就是这样离开它的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很喜欢说黑虎的事,每逢人,只要聊到宠物一类都要说它。我就不行,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有愧于那条狗,他在我们家的时候是那么的欢快,飒爽,然而前几年听到的是暴虐和吃安眠药等死,现在什么也听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我很想与别人分享我和它的故事,但我怕自己说着说着就哭出来,现在光是回忆他的事就觉得难受,慌张。可是我每次都要听母亲对别人侃侃而谈老半天,我讨厌这样的行为,好像黑虎是她的谈资一样,自己也不好在母亲朋友面前失礼,只能默默忍受,逼着自己想别的事

       希望有一天我能放下这个罪行,那时候我大概会发很长的一篇文章来向你们介绍他。

       PS:这也是为什么我看到一些动物的搞笑视频觉得一点也不搞笑,觉得那是失礼,并且会为了它们的“搞笑”行为感到伤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大概是真的把一条狗当作和我一起长大的亲人了吧。

评论

© 园丁蛋泥 | Powered by LOFTER